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
身未动心已远。睁大昏花的老眼,用笨拙的手留住美好瞬间。(图为柬埔寨吴哥寺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石湖)  

2017-06-04 05:30:15|  分类: 看辽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5月29日,我们在花脖山森林公园的游览目标是攀登花脖山,农家乐老板说
来回需要四个小时。头天游览百瀑峡已经是腰酸腿疼,加上晚上睡的炕头太热,
翻来覆去没睡好,早上起来精神不佳,看来今天爬山要吃力。   
       花脖山脉,属长白山系龙岗支脉,是鸭绿江水系和太子河水系的分水岭,
平均海拔800米,最高峰花脖山海拔1336.1米,堪称“辽宁屋脊”。
       景区门票40元,七十岁以上老人免票。车可以进入景区,一直开到海拔700
米的停车场,然后沿着登山步行道上山。
      下车后我们就远远地看见葱茏的山体上有几块“灰色的斑块”,那就是“石湖”。
按景区的说法,花脖山因山的上脖颈分布着大小不等的石湖,远望很像梅花鹿的
脖颈而得名,这下,老太明白在百瀑峡景区入口处安设梅花鹿雕塑的用意了。
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从海拔700米的停车场开始登山,左前方穿粉色衣服的人站立处是登山小路入口。
在这里,能看见山峰上有三个“灰色的斑块”,那就是“石湖”。
我们将要穿越中间那个最大的石湖,爬上辽宁最高峰的山巅。

       刚一下车,就觉得好冷,赶快给潜潜加衣服。登山小径的入口处站着两个看
来岁数比我小点的老太太,一问才知道她们也是来爬山的,说是走了一会就下来
了,山路太不好走了,歪来歪去的!我问她们为什么站在这里,她们说家人还接
着爬山,她们进不去车,只有在这里等着。唉,不知她们会不会冷!
       山路果然很难走,先要过几座小桥,桥下的溪流比百瀑峡的踹急,而桥面是
用原木搭建的,不好走。接着就是爬山,我们要爬到海拔900米处才能看见石湖。
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走过原木搭设的小桥,桥下溪流踹急。
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此山本无路,是景区用石块铺设的。
石块不平,还晃,所以那二个老太太说是“走起来歪来歪去的”。

        山路很陡,老太脚软腿酸,心蹦蹦直跳,大口地喘着气,只得不断地喊:
“打头的走慢点!”“换人,潜潜去打头!”可是,潜潜要和妈妈在一起,而妈妈
要“保护”姥姥,总是走在最后。老伴得意了:“你怎么在江苏旅游时走那么快,
不喊慢点走呢!”唉,在这里报复来了!
       天上飘起了毛毛雨,我们没带雨具,只得硬着头皮往上走。我们身后没有
“后续部队”,而不停有人从山上往下走,一问,有的人看到石湖了,有的人连
石湖都没有看见就下来了。也许,这些人中有下面那二个老太太的家人吧!
       我们继续往上走,老太盼着快点看见石湖。景区很贴心,在路上挂了标示
牌:“此处海拔800米,石湖底部海拔900米”、“此处海拔850米,石湖底部海拔
900米。”好,希望就在前头!一路走一路歇息,终于,石湖到了!
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这就是石湖,大自然的地质奇观。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朝上望,滚滚巨石天际而来;往下看,巨石滚滚一泻千里。
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赭红色的石头与旁边生长的蕨类植物形成鲜明的色差。
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石头中间有许多卵石,甚至有贝壳。(这是在低处拍摄的,所以有青苔。)
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低处的石缝长着草,高处的石缝长着小乔木和灌木,还有孕蕾的天女木兰。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石湖边沿的山体,灌木和小乔木郁郁葱葱。
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石湖,也许是地质名称,我觉得就其形体来说,石瀑更合适。
景区的说明书有时说石湖,有时说石瀑,老太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看,右边还有一小块石湖。

       按景区的说明:“石湖是第四纪火山运动将海底席卷云天而形成的奇峰,这些巨
石小则如牛,大则如屋,上嵌卵石、贝壳无数,从石缝中崩出来的苍松古木、蜿蜒
老藤,历经沧桑,千姿百态,有的迎风傲骨,有的爬地而生,给人以强大的生命感
昭力。”
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石湖中间并无路,是景区将一些石块摆平、垫稳,就成了路。

       攀登石湖,很是费力,有的地方必须手脚并用往上爬,而且,雨越来越大。
老太借助于登山杖,一步一步慢慢走,丝毫不得溜神。稍不小心,腿没有抬到应该
的高度。就摔跤;幸好二次都是趴在上面的石头上,虽然疼,没有危险。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这个小丫,倒是蛮厉害!

 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祖孙俩合个影。
巨石坚硬,亲情柔软,在大自然奇观中享受天伦之乐。
 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老太一边走还要一边拍照。
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老太觉得自己很威武。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 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
      头天在百瀑峡景区,不时有人来询问老太:“你多大年纪了?”也有人把老太
的“倩影”拍回了家。有没有放到朋友圈呀?老太很是得意!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 今天老太的身
除了家人,就是石头,人来“关注”,唉,还是叫女婿来拍一张“威武形象”吧!
刘老太到此一游!
       老太把这张照片放到朋友圈,有人评论:“幸福源于折腾,快乐来自心态,
丽属于热爱大自然的人。”有人评论:你是要“向苍天再要五百年!”哈哈,老
的确“能折腾”,而这回“折腾”得最厉害,收获的快乐也最大;但老太不想“再
要五百年”,老太顺其自然、珍惜活着的每一天。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更能“折腾”的是老伴,他走得飞快,冒着大雨,登上了山巅,海拔1336.1米处。
老伴真了不起,他站在了辽宁省的最高处!

       老太只得甘拜下风,我们停留在海拔1150米处。当时雨下得很大,我们都淋湿
了,前面山上光秃秃的没遮没挡,我怕雨水湿透相机,只得和潜潜、潜潜妈一起在
树下避雨。只老伴、大女儿和二女婿爬到了顶峰。后来他们说,海拔1150米之上
有一段路特别难走:两块巨石之间的距离很大,必须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;而过了
这一段,石湖就到头了,继续走一段山路才是顶峰。顶峰不仅风光好,而且有一棵
开着红花的树。可气的是,有几个先上去的年轻人,把那些花都摘了,塞进了自己
的背包,太缺德了!

       雨停了,我们慢慢下山。上山难,下山更难。石块铺成的台阶高矮不一,而且
很窄,有的放不下一只脚,只得侧身行走。老太觉得,要是没有登山杖,自己可能
很难走下去。
       这时,山路上有了行人:在山下避雨的游客开始登山了。我们最先遇见的是两
个中年男士,他们站里路边,等我们过去(必须单行)。他俩直勾勾地看着我,问:
“你多大年纪了?”哈哈,终于有人这样问了。然后又说:“都湿透了,怎么没穿雨衣
呢!”看来,这是两个心地善良的人。
      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山上起雾了。好在随风飘去了,否则,弥漫到我们所在处就糟糕了。
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向远山弥漫的云烟。
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天晴了,瓦蓝瓦蓝的,朵朵絮状白云在空中翻卷着。真美呀!
心情大好!即使衣服都湿透了,心里还是暖暖的。

 
花脖山二日自驾游(花脖山石湖)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登高望远,看,老伴在山巅拍摄的照片就更美了!

       大女儿陪着我在最后慢慢下了山。上车之后,我们又在离景区入口不远的山坡上
停车观赏盛开的天女木兰花。等我们回到农家乐,已经是下午快一点,这次攀登花脖
山,我们用了五个小时。赶快换了干衣服,吃午饭,下午开车赶回沈阳。

 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