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
身未动心已远。睁大昏花的老眼,用笨拙的手留住美好瞬间。(图为柬埔寨吴哥寺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的爱  

2016-04-01 06:39:30|  分类: 记忆永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   父亲不善言语,却是一个情感很丰富的人。   
       父亲非常敬业。虽然是通过自学成为了医生,但医术高、口碑好,尤其是在治疗癫痫
和接骨方面很有成就,在乡镇上是很有名气的医生,十里八乡的病人会找上门来,或者接
父亲上门去治病。有些受过父亲医治的患者,还与父亲结拜为兄弟。解放后,父亲在重庆
市一师当校医,校外的人也会慕名前来找父亲治病。大学期间回渝过暑假,一个人到家里
来找父亲看病,说是别人推荐来的,她竟然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,高考落榜后在附近当小
学教师。父亲去世几十年了,他二个从事教育工作的外孙女还不时能听到曾经是市一师学
生的朋友念及父亲的好。父亲有如此成就,不仅源于他的聪慧和刻苦专研,更源于他出身
贫寒,能体谅患者的疾苦,用一颗仁慈悲悯的心去对待他所从事的工作。

        父亲非常爱母亲。在中国式的婚姻里,尤其是在上个世纪初,夫妻之爱是含蓄与内敛
的。母亲生于1906年,小的时候缠过脚,但因父母去世早,后来自行放开裹脚布,变成了
所谓的“解放脚”,但仍是一双半大的、粽子形的脚,变形并叠在一起的脚趾头给母亲带
来许多痛苦和不便。父亲心疼母亲,会分担许多家务,在那个男主外、女主内的年代,也
是很难得的。那个时候的女人都没有自己的名字,出嫁后随夫家姓而被称为XX氏,而父亲
却按母亲的娘家姓给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,这在当时是很开明的举动,表现了对母亲的
尊重。
        父亲和母亲一辈子从未吵过嘴、拌过架。父亲成天乐乐呵呵,不多言多语;母亲贤惠
能干,但喜欢唠叨。但不管母亲怎么“念”他(四川话指唠叨),父亲都不还嘴,不争辩,
不接碴,也不躲到外面去,就在一旁听着。母亲自己念了半天,念够了,念累了,没意思
了,也就不念了,气也就消了。记得我上高中放假回家时,曾问过父亲,怎么不还嘴?父
亲反倒问我;“她都念些啥子?”把我逗得直乐。我问他刚才在干什么,他说;“我在打
瞌睡。她念的那些话,我左耳进右耳出,一句也没听见”。象父亲这样好脾气又心态平和
的人,实在少见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六十岁生日时,背着我带母亲去照相馆照了一张双人合影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,
一般平民除了履历表上要贴照片外,谁还会去照相馆照相呀?更别说老夫妻去合影!在一
起生活了几十年了,儿女养了一大群,用现代话来说,他们的爱情依然保鲜,还有点小浪
漫!
        父亲对母亲的爱,更多地表现为体贴、尊重和容忍。

        父亲非常爱儿女。父母生了一大群孩子,除了最大的是儿子外,下面的都是女儿。在
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,父母没有嫌弃任何一个女儿,并且让我们都上学接受教育,即使生
活再艰难。重庆夏天很热,会水的父亲会带着一群年幼的女儿下河洗澡(那是可没有游泳
这个词)。当父亲领着我们从河里回来时,街坊会说:“看刘医生这群女娃儿好乖哦!”
(乖,四川话可爱的意思。)
        父亲从未责骂过我们。记得我犯了错,父亲最多也就是从眼睛框上面盯着我看一会,
虽然没有说一句话,但那严厉的目光也会让人望而生畏。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次,母亲给
我缝了一件新衣服,刚穿上身我就和同学去爬树,把衣服挂了一个大口子,回家被母亲唠
叨了好长时间。父亲心疼母亲,说了一句:“你总这么念,还不如打她一顿!”母亲不说
话了,我倒伤心了:还想打我呀?在那个棍棒教育的年代,父母不仅没有打过任何一个儿
女,甚至连手指头都没有碰过一下!等我们长大了,不论是选择上学。还是选择工作,甚
至选择结婚对象,都是我们自己做主,父母从来没有做任何干涉,即使并不合他们的意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和母亲对我们的爱,体现在为我们营造出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环境。在充满爱的
环境长大的孩子,内心是向善的。父亲和母亲对我们的教育,体现为以身作则。父母用自
己的行为教给我们开朗、友善、勤奋、敬业和创新。父母对我们的爱更体现在尊重我们的
选择,让我们走自己喜欢的路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。即使有错,那也是让我们自己去反思、
去修正。也许父母在这么做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这么多,也不可能用现代的话来总结和归
纳,但父母的行动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 父亲与同事、父母与邻里的关系都非常好。记得住在市一师教工宿舍时,下一排平房
的杨妈经常犯病,也不是什么要命的病,但她家人深更半夜常把父亲喊去看,父亲从未抱
怨过;而母亲也会经常去照顾她。母亲会与邻里互通有无,交流做米酒和豆豉的技艺。父
亲退休后,住在教小学的姐姐家,教工宿舍在山坡上,离菜市场较远。每逢下山买菜,父
亲都会到左邻右舍去问问,看姐姐的同事需不需要带点什么菜回来。父亲是一辈子都喜欢
帮助别人,母亲是一辈子都不愿麻烦别人。

        爱工作、爱妻儿、爱他人,这就是我的父亲,一个传统的中国男人。

 

【原创】父亲的爱 - 刘老太 - 刘老太的旅游空间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